宣道園的故事

創辦人 貝約翰牧師

榮譽顧問

  我的父母是宣教士,在香港事奉51年,我也在這裡出生。1966年我和太太Donna以宣道會宣教士身份來到香港。那時,有過半數香港難民的人口在18歲以下,而我們是第一批被安排主力服侍那群青少年的宣教士。

    我和太太於紐約北部的「叢林之營」(Camp of the Woods)認識,又在那兒看到營會如何帶領青少年人來到主面前。於是我們開始在香港租用不同的設施舉行週末退修營會,當我們將青少年人帶離他們的家庭,並給他們機會聽福音,帶來叫人實難以置信的反應。漸漸地,可選擇的租用設施亦供不應求,我們覺得我們需要一個「營地」。

        於是,我去向政府相關部門申請「官地」,竟發現那部門的負責官員是我在校時的老隊友。我告訴他政府需要為龐大的青少年人口提供幫助,並請他提供一塊土地,以建設一個營地給青少年去享用;我更告訴他我是宣教士,希望教育品格及聖經。

        他很喜歡這建議,於是給我一個153英畝的小島,這小島的風景很幽美,我用了差不多一天的時間走遍這小島後,發現了一個問題,就是我們需安排青少年乘坐小艇到島上......;然而,我也回覆那官員說我們想要這小島,但他卻開了一個條件,我們需興建一個碼頭以證明我們有能力負擔得起這計劃。在1971年,一個碼頭的造價很高,我們又沒有錢,所以只好請求他提供一塊有海灘的土地。他提議青山灣泳灘,但同樣需興建一座建築物以證明我們的能力;這次又是需要高昂的費用,我們當然沒有。

        於是,在太太力勸之下,我們以禱告去到上帝面前,求問祂的心意。

        就在那時候,我收到一間代理營運世界各地孤兒院的機構的來電。因著我能講中文,這機構邀請我去了解一下,在參觀這所兒童院後,我們的主席就跟那代理機構說,希望他們能將這所兒童院交給我,可以改變為營運一個營地。對方回覆說,他們剛花了大畢金錢建成一個禮堂,而院內有250人的宿舍、又有足球場、飯堂、職員室、課室等等,列出的金額高達二十四萬元,這不單叫我們心跳停止,也讓我知沒希望了;於是我們再禱告。

        那期間,葛培理來香港數天,並介紹我認識一位生意人,他見到兒童院後,認為這是最好的機會,並願意為這計劃籌募所有的經費,並表示需要約三個月的時間。

    在那三個月間,我埋頭苦幹地為營地的職員、活動及設施等作出計劃。

    三個月後,我收到那位生意人的來信,於是很興奮地拆開封信,但卻是意想不到,非常失望!他告訴我未能籌得經費,但會繼續嘗試。信中有一項附件,註明:「這是一位小女孩的信。」信的內容是這樣的:「親愛的貝先生,我名叫Melinda Holmes,今年十四歲,這裡是我兩星期的雪糕錢,請用它去買營地。」信內附有一張一元美鈔。我的心一沉,覺得這封信令人感到非常慘痛。

        之後我再看一次這信的內容,它結尾確是這樣的寫著:「請用它去買營地。」所以,我決定一試。我便跟我的主席一同去見那兒童院的經理。我說:「我們有錢了。」他問錢是存在那間銀行呢?我們回答說「沒有存在銀行,我們有的是現金。」並緊張地笑一笑。之後我們將那女孩的信交給他,請他將封信交給在美國的董事會,看看他們是否願意以這一元將設施交給我們。

       不久之後,他來電說因著我們的信心及女孩的一元,那兒童院屬於我們了!真是簡單得難以置信─是神的工作!

        六年後,我在美國奧蘭多一間很大的教會分享了這故事,崇拜完後眾人都正離開,有一位年青小姐走到我面前說:「我就是Melinda Holmes,那一元是我的!」當時仍有許多人未離開,我立即跑到停車場叫眾人回到教會裡,我希望收集會眾的奉獻,給她到香港看看她的投資。最後籌得足夠的金錢給Melinda和她的媽媽來到香港的宣道園。

        我們剛慶祝四十週年,在紀錄裡,宣道園已接待超過一百萬的營友,又有超過十萬人在這裡歸主;更有七十位舊同工離職後,走上全職事奉投入屬靈的事工,這是我們意想不到的副產品。

        我與太太非常興奮能參與四十週年紀念的慶典。「叢林之營」的主席Norm Sonju伉儷亦代表他們的營地與我們一同到賀,他們是園地過去四十年的忠誠伙伴。當我們回望過去的四十年,實在讚美上帝的帶領,神供應不同崗位的領袖,及許多的義工付出他們的時間來將青少年人帶到主基督面前。

        榮耀歸與上帝!我們會不斷禱告,祈求有更多有效的佈道年日。我們更讚美上帝,容許我們成為這偉大事工的一小部份。